[长篇]仰望道德

哈哈库 38 0

因本人网速较慢,上传过程可能中断,如造成重复帖请斑竹见谅,从轻发落,谢谢。

  书名:仰望道德;副书名:问霍金借点话题东拉西扯随便聊。本书系道德议论文本,文学分类号为:I 267。全书9个系列篇章以及结尾等部分,共142个段落编号,23万字。这些篇章有:

  第一篇 霍金论

  第二篇 道德论上(有限无界)

  第三篇 道德论下(敬请关注日本黑洞)

  第四篇 宇宙不确定性原理论

  第五篇 秩序论上

  第六篇 秩序论下

  第七篇 日本黑洞

  第八篇 时间论上

  第九篇 时间论下

  结尾等部分

  作者寻求出版。

  权益所有,不得抄袭。

  重要声明:最近发现有北清等教育机构网站及出版机构转载拙作《仰望道德》部分篇章,笔者表示欢迎。但凡转载者,必须完整保留作者本人的真实单位名称及姓名。否则请删除。

  作者:常州文化艺术学校卞玉良

  日期:2005年10月全文最新稿

  人生是一篇时间草稿

  宇宙大爆炸启发于宇宙大黑洞

  ——作者

  1.

  * * 第一篇霍金论 * *

  每当我看到大街上的残乞人,就会想起霍金,史蒂芬•霍金。

  大师呵请千万别介意,这只是我们中国人一种开口说话的方法,也可以说是反衬法吧:用渺小提升伟大,用卑微凸现崇高。而且,我们感觉,两者的距离拉得越大,似乎就越有语言效果。你是思想星座,他们是经济残渣。你的存在,是我们的万幸;你的思想,是人类生命的灯。仰望你的成就,如同仰望宇宙,让我们肃然起敬,由衷感动。

  那么好吧,请允许我开口说话。

  从总统到残乞人,都是霍金的宇宙不确定性原理——这一也许是大统一理论中可以描述的对象要素。他们的金手杖和破饭碗,都没有脉博;他们的血液和心跳,都有一串大致相同的生命指数(大统一理论是这样一种理论:人们将观察到的各种宇宙理论组合在一道,去掉落后部分)。太阳系的光照例照在残乞人的身上,使他们的肤色看起来黢黑而健康;他们同样是大自然恩惠的受益人,我一点儿也不同情他们,就象一点儿也不同情霍金大师你一样。他们霸占着拥挤不堪的人行道上那可怜的一点点空间,他们贪婪耍赖的主要对象是母亲和孩童;死乞白脸拉住她们讨好处,害得人家母女惊惶失措,你要是只给他五角钱,他会诅咒你不得好死。他们的灵魂是一簇簇肮脏的物质,他们的存在晚于本质,他们的本质是人类的耻辱。但我们拥有他们,就象我们拥有史蒂芬•霍金。他们是我们生命的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的崇高或者卑鄙;他们是我们道德的一种信息,折射出我们的伟大或者自私。他们和我们同样都在描写宇宙历史,他们和我们同样都居住在同一个星球。这表明:宇宙中有着多么不同的物质,宇宙的各种极不相同的存在有着多么雷同的合理性!?无序和有序总是协助共生,正如霍金大师所说:并且看上去无序度总是比有序度要多得多;物质和反物质到底一起互存,并且看上去反物质总是比正物质要多得多?人类的各种冲突行为,都被不合理地纠缠扭曲在合理的同一性之中。从上流社会到丐帮大军,都呼吸着同一种空气(现在,我们称之为空气的这种物质并且越来越败坏,害得空气们不能够准确观察肺结构),况且他们也许还都在收看同一个TV频道。TPO时尚剧情和无赖行乞细节,都是生命戏剧中的情节。无论是凶杀还是关爱,无论是吸毒还是卫生,阴谋还是红丝带,乞丐还是美女,都是人类戏剧行为里的元素。我们的关怀倾向究竟该面对何方?我们的公德怜悯到底要倾向哪里?上帝呵要我们把人文精神洒向谁边?道德是那样地高高在上,我们翘首仰望:在遥远的微波辐射背景上,道德是不是还在那里灿烂地闪耀?她是不是也在弯曲变形?我们以为道德就是那年轻的具有团队精神的恒星家族,那么,她们是红移了呢还是蓝移了呢?霍金告诉我们恒星们正在加速度离去,因此它们不大可能蓝移。老子告诉我们说:道非道也。道在哪里呢?德在哪里呢?她们不在遥指处,那一定是在内心处;要么宇宙微波要么尘埃落定。萨特说:一切的存在都没有道理。老子呵萨特呵和我们一样,都是比夸克还小的人,人来描述道德行为,是不是很苍白无力?我们面对哲贤的教训,是该沮丧呢还是该振奋?这令我们十分地犹豫;在唯一的宇宙历史中,我们总是那样地徊徨。在道德的金光闪闪里,我们的苍白真的好象让我们很不存在。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无序度和反道德的受害人。一只玻璃杯子,我们总希望它不被跌碎。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崇拜秩序。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都崇拜道德,这也包括道德败坏者。道德和秩序等价。因为我们的心灵,还在仰望道德,因为我们的心灵,还在挂念有序。假如我们坐在铁窗里,我们可能还在思念我们的妻子,还在关怀我们的子女;很少有犯罪分子盼望自己的儿子也和他一样来把牢底坐穿。这件事情让我们感动。这表明,我们的良知还在,道德一息尚存。田雨现象和赖昌星现象不过是个别现象,免去发展中国家部分债务,必竟好事。被污染的河水还来得及治理,大街上的垃圾扫干净后不再糟塌了就是。道德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不得不守护她,不然的话,我们真的是无家可归了。我们总不见得要去做一粒粒慧星尾部的粉尘,被太阳风可怜地刮来刮去。在这茫茫宇宙里呵,唯有道德是我们的家,她实在是一个温馨优美摭风避雨的家。地球是道德的有序存在,我们的心,被道德所博动,这很好;苏州的河水、上海的苏州河水现在看上去很清爽,南京路、观前街环境很优美,这很好。因为道德看上去总是那样地令人赏心悦目。发展是第一要务。国民经济建设应该被规划在赏心悦目的道德规范里,只能有序建设不能无序破坏;只有健康的制度,才有健康的世界:春光明媚,和谐社会。道德是一种爱,有序度是一种爱,没有了爱,我们活着还能干什么? 为了架构和谐社会,哪里贫穷,全世界的政府应该去哪里办公,而不应该在闪光灯前专职司剪。

  真的!或许道德早已尘埃落定?霍金认为,人择原理可以获得道德资源(人择原理和自由选择原理即强人择原理不同,前者包含于不确定性原理之中,后者排斥于不确定性原理之外)、利用道德资源来减缓或者改变无序度进程?

  2.

  史蒂芬•霍金是当代量子引力大师,他研究的内容有理论物理学、天文学、宇宙学等极其重大的课题——他可是一位骨瘦如柴的瘫痪在轮椅上长达四十多年的患者呵。天可怜见,宇宙可怜见,这样一位世界级的引力大师,却摆脱不了地球对他的那一份极其微小的引力纠缠。但他分明是一位科学巨人,但他分明是一位理论物理学界的掌门人,这真是匪夷所思。他的脑子里所思考的不是一片面包,而是宇宙的终极真理;他的脑子里所琢摸的不是一枚硬币,而是全人类的终极关怀——他的脑子不愧为目前人类第一脑。我以为,道德就在他的脑中,全部的宇宙宏观都在他的脑中,地球引力束缚了史蒂芬•霍金,但是,地球引力以及所有年轻恒星团引力却束缚不了霍金思想。

  史蒂芬•霍金的职业是卢卡逊数学教授。英国人在授予这一职务的时候要举行一个最古老最隆重的授职仪式。授职仪式通常是在英国皇家数学学会那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举行。据说在历史上,这样的仪式曾经举行过两次,仪式的最后也就是最高潮的部分,是授职人签字。霍金在那本薄薄的但装帧精美的、被英国皇家学会永久珍藏的签名薄上颤颤微微地、艰难困苦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于是乎大厅里掌声雷动。当时,人们看到这本书上有了三个人的名字,他们是:

  伊萨克 • 牛顿

  保罗 • 狄拉克

  史蒂芬 • 霍金

  还据说,牛顿和狄拉克的签名非常漂亮,而霍金的字最难看,最不登大雅之堂。不过,霍金的思想却是最领先最前卫,霍金思想已然登上了当今世界科学最高峰:8849米。最近我听说珠峰变矮了?那史蒂芬•霍金就更高了。

  因为,霍金在测量宇宙的时候破天荒用了一大一小两把尺,这就是他的量子引力论,简称霍金理论。

  因为,霍金理论是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最佳协调者,霍金理论史无前例地为我们描绘了宇宙终极真理的奇妙的模型。原来宇宙可能是一个自足多维的圆,一个泡泡或者一张膜或或一根弦,而它的运动模式肯定是个圆。从大爆炸膨胀到黑洞解放,一本本随机性有始有终的宇宙戏剧在这个圆形舞台上永恒地演出,从来也没有降下过帏幕 。宇宙这个活动模式倒有点象剧团草台班唱戏,从日出唱到日落再从日落唱到日出。当然,这个比方有点牵强,人是要休息的,唱戏总有落幕的时候,但宇宙不会休息,如同生命的戏剧,周而复始永不停息。

  因为,霍金给我们预言了一个核桃核的故事;并且霍金对乌龟格式塔说采取了友好的态度。

  因为,霍金给我们预言了一个塑料薄膜的故事,还有弦世界片,还有时间的形态模式……也许,我们的多维观察描述,正是一维弦的振动相,而我们的存在可能正是弦世界的余振或者余音。

  因为,霍金还给我们描述了物质的无序度和有序度模型。霍金重申了熵的存在,熵是测量一个系统无序度的值,是一个致命的腐败的值(现在的医学专家认为,人要是腐败了,他体内的 T 细胞 和 C 细胞就会因恐惧而死亡。人会因为腐败而不得好梦并且不得好死——没听说过 “ 道德是一切睡眠的主人” ?)。可是,有多少独立的人有独立能力保持独立权力的公正性及道德感呢?谁有能力独自走好人生每一步?霍金认为有序度是唯一,无序度是无穷,它们的比例是一比无穷大。拼图玩具的有序排列是唯一的一种排列,其余都是无序排列。物质总是倾向于无序,我们的心也倾向于无序(尽管我们常常把听起来十分美观的心灵放在嘴唇上与人说话)。一座房子年久失修,总在不断地坏败;我们嘴里有口痰,总想随时随地一吐为快。

  但霍金又提出了伟大的人择原理,他认为人们可以化钱去买油漆来刷新这所房子,从而抵制无序度的漫延,增加房子的有序度寿命;他认为人们可以通过手动,将散乱了的拼图玩具重新拼凑成那个唯一的看上去赏心悦目得多得多的有序排列图案。我们以为人择原理还可以合理开发利用道德资源,司法制度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是人择原理在公共主题及人文关怀层面上的经典行为。在人类伟大的经典行为面前,我们的贪官污吏望而却步了,我们的驾驶员在十字路口耐心等绿了。但我们嘴里的一口痰却还是吐在了大街上——我们摆脱不了狗的风度。

  3.

  我们是局部秩序及其和谐社会的缔造者。这就是人择原理,人择原理分弱人择原理和强人择原理两个版本,和自由选择无关。人择原理可以解释为:我们看到的宇宙之所以这个样子,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存在即本质。

  因为,霍金还精彩地描述了宇宙的诞生和毁灭,那就是大爆炸和黑洞这两起宇宙事件之间的辩证关系;最主要的是,霍金告诉我们物质运动的不确定性原理。霍金说,相反地,粒子的位置被确定得越准确,其速度则被确定得越不准确,反之亦然,粒子的速度被确定得越准确,其位置则被确定得越不准确。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理论呵,该理论动摇了上帝的宝座。笔者小时候在弄堂里打玻璃弹子,总找不到确定性感觉。不是太远就是太近,或者偏左要么偏右,总之没有理由击中。

  宇宙不确定性原理是世上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

  弱人择原理是讲,在一个大的或具有无限空间和/或时间的宇宙里,只有在空间一时间有限的一定区域里,才存在智慧生命发展的必要条件。在这些区域中,如果智慧生物观察到他们在宇宙的位置满足那些为他们生存所需的条件,他们不应感到惊讶。这有点像生活在观前街上的富人看不到任何贫穷。

  那么,瞬子是不是物质的最后序列呢?量子皱纹是不是世界信息的全部痛苦呢?引力是什么?能量是不是反引力? 我们想,拯救世界的力还应该是正义的能量,是能量和引力优美的平衡,其比例可能是百分之八左右。

  很少人会对弱人择原理的有效性提出异议。然而,有的人走得更远并提出强人择原理。按照这个理论,存在许多不同的宇宙。甚至和地球上的鸡蛋一样多,也就是说地球上有多少鸡蛋,存在里可能就会有多少宇宙。那么,或者一个单独宇宙的许多不同的区域,每一个都可能有自己初始的结构,或许还有自己的一套科学定律。在这些大部分宇宙中,不具备复杂组织亦即智慧生物发展的条件;只有很少像我们的宇宙,在那里的一颗极其渺小的行星上,智慧生命得以发展并向外太空提出质疑:为什么宇宙是我们看到的这种样子呢?这回答很简单,回过头来是一种弱人择原理的回答:如果宇宙不是这个样子,我们就不会在这儿夸夸其谈!这种回答似乎是勉为其难,但有可能是唯一的。

  这都是宇宙不确定性原理做的功。不确定性原理加力量的平衡,看起来是这个世界的主要描述,也可能是本书所应贯穿到底的主题。是的,平衡就是道德,平衡就是宇宙进行时相的规和律。

  平衡,是美的奥秘,是真正的美,是我们可能尤其要青睐的宏观。要想保持天平称的平衡,必须两头称量相等。乞讨行为和T型舞台,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两个不同片断,这两个片断推倒了钢筋水泥墙,组合成宏观世界中的另外一个世界片断。作家毕淑明和服装设计师范思哲都在裁剪心灵,他们是在两个不同的角度上努力工作,扮美人间。所有的弦世界片断串连起来,网络成宏观链,纤维成多维圆。我们的任务是,在有限的范围里,描述无限,在无限的范围里,干预有限。在那些极其遥远的贫困密集区域,和谈差距,达成共识,维系平衡,重视生命价值把握人生质量,让宇宙圆不停地转——人择原理和宇宙不确定性原理两者之间应该有一个平衡值存在。

  4.

  不确定性原理暗示:地球不一定非要被安排在黄金和烈火之间,并且地球也有可能会越转越慢或者越转越快。乞丐不一定肯定做不了模特,模特也不一定肯定成为不了乞丐。就象希拉里•克林顿不一定真的当不了美国总统,就象陈水扁不一定不管怎么吹也总是不会吹破了他的牛皮,就象中国人不一定老是不会拒绝MADE IN JAPAN。乞丐是一种力,模特是一种力。这两种力、这两种世界片断应该有一个共同的值,我们可以平衡这一个值。假设乞丐力为X,模特力为Y,新生数值为C,那么:

  X + Y ÷ 2 = C 。

  C 就是新产生的世界片断,救助社会无助人员机构是C片断的一个涵数。只不过这一算式很糟糕,一旦成立,我就要倒霉了,因为我肯定会被淹死在上流社会的唾沫之中。上帝的另一个儿子(洪秀全)可能也同样计算过,也就是1加零除以2等于零点5嘛,所以他注定要完蛋。人人都拥有C,人人都拥有零点五,社会不能进步。因为不符合基本权利和特殊权利之间的辩证差异。但两个世界片断适当缝合,看上去形成一个新的世界片断,倒象是一幅很少污染的儿童画,这应该是人类道德的最高理想吧。实际情况是:

  1、 乞丐不是模特,模特不是乞丐;

  2、 乞丐是社会成员,模特是社会成员。

  只不过这两种世界片断、这两种社会成员被水泥墙和轿车隔开了。我们不可能推倒水泥墙拆了奔驰车,但我们可以利用世界观来描述这两个世界片断或者社会单元。假设社会的社是空间,社会的会是关系,它们就组成了社会的时空关系。而时空是分不开的(相对在绝对里,绝对在相对里)。假设我们的目光象太阳,那么,这个时空里的问题就容易解决得多了。太阳给每个人温暖,据专家估计,太阳能的开发利用是无止尽的。但是,这对于太阳来说,她因此而损失了多少呢?我看微乎其微,太阳还可以燃烧150亿年呢(但不过太阳这种东西,需要一扇窗,才能使用)。所以说,C值是一个宏观,是一个变量。随着社会道德财富的进步,可以给C变量赋以不同的值,首先应该是道德大于财富;但C变量的财富值也不能象现在这样几乎空着(如美国的分配现状的不公,使得丽塔(飓风)小姐只能去狂吻贫穷),必竟利益财富都是道德。霍金估计,未来人口可能会突破100亿。我看我们不能人人拥有私家车。步行肯定比坐车健康(我想步行肯定是今后的时尚)。假如地球上再多出来100亿辆私人轿车,往哪里开呢?只能开到海拔8848米或者负海拔374米的地方去。

  死海和珠峰等类型的环境,是人类最渺小的地方。

  这个世界都是由各个片断缝合而成,要么用随机原理,要么用人择原理,但不管什么原理,都是宇宙不确定性原理,并且都是由道德针线在运行。蚯蚓和人类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片断,我们可能不能够用人择原理来缝合这两个世界片断。尽管霍金给蚯蚓戴上了博士帽,尽管现在的DNA基因工程发展得很快,但是,看起来蚯蚓不大会写博士论文,蚯蚓也可能当不了哈佛大学校长,这一点我敢打赌。只不过蚯蚓有蚯蚓的功能。我们用水泥和汞破坏土壤,蚯蚓却在松动和滋润我们的土壤。它们是地球工程师,这个职务比哈佛大学校长大得多也管用得多。乞丐和模特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片断,我们没有必要用随机原理来缝合这两个世界片断,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呵,不道德嘛。社会问题可以用社会功能也就是人择原理来解决(圆桌会议是强化社会功能唯一的选择,但与会者不可以为了各自的利益吵架斗欧)。因此,随机原理、人择原理都是道德要素,却不能滥用。乞丐有乞丐的功能,他们在松动我们心灵的土壤。而我们却不能象看蚯蚓一样去看乞丐,就象耶和华看我们似的,会让乞丐很不舒服(乞丐当然习惯了人们的目光),因为他们就是我们,只是标签不同,至少在生命意义上如是说。

  现在我们对野生动物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大家意识到,在和平年代里,人们大不该将贪婪和残忍填入枪管里去瞄准异类。我赞赏flash态度,世界是个万花筒,各片片断缺一不可;世界万物三大类都是宇宙不确定性原理里的零件,缺一不可。

  生命是道德关怀的主要对象。关怀宇宙就是关怀生命,关怀生命就必须关怀宇宙。从亚里士多德到爱因斯坦,成千上万的科学家都为宇宙是怎样开始的、宇宙最终要到哪里去(生命是怎样开始的、生命最终要到哪里去)这些个人类终极关怀的问题而苦恼,虽然他们在科学上都有过杰出的贡献(从地心说到两个相对论),但他们都百思不得其解——他们都解不开这些个迷。因此,有很多科学家都把这些个迷团交给了上帝,他们自己也因此而信奉了上帝。我们说上帝是万能的,其实,上帝的工作,仅仅是把宇宙轻轻推了一下下,如此而已。

  5.

  很多西方国家,从总统到科学家到平民,大都可能生活在基督教家庭中。他们的出身要在十字架前受洗,结婚仪式要在十字架前举行,死亡会议要在十字架前召开,人们的一生可以说都要在十字架前经过。世界有三大宗教,世界上有一大半人口都被这三个宗教包括了进去,其余的人口可能大都在其它信仰中,很少一部分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则盲目地在信仰外面徘徊游离。这些世界级的人文现象可能都产生于同一个问题的不能解决,即:宇宙是怎样开始的。宇宙是怎样开始的这个终极问题,说到底是我们是怎样开始的这个终极问题,宇宙情结说到底也就是人的情结。人们有意无意地关怀宇宙太空,其实是在有意无意地关怀我们自己的灵魂。人类在宇宙面前,实际上很大公有私。

  看看,科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呀,他们只是发明了一些童年的玩具,他们只是发明了一些离开这些发明人类照样可以生存甚至生存得更卫生更文明的奢望,而这些文明的奢望可能正在将灵魂和基本物质推向毁灭的深渊。

  这真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我们拥有了象芝麻那样的电视机,我们却不拥有象西瓜那样大的关于宇宙是怎样开始的这个庞大的足以慰籍心灵的答案。这能怪谁呢?假如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上帝,那么我们就不能怪上帝,要怪就怪童年的我们自己。我们正处在童年阶段,我们的意识很不清醒,宇宙正在慢慢地耐心地为我们启蒙,而我们还自以为很了不起呢,譬如在宠物面前,譬如在眼下已经为数不多的林子里和海洋里的猎物面前。

  把心灵的枪口掉转过来,瞄准自己。

  成千上万万年过去了,宇宙是怎样开始的,我们还是搞不清楚,一大堆一大堆的人群是怎样掉在垃圾堆里过夜的?(他们为什么不肯弯腰拣垃圾?)我们还是搞不清楚。尽管哈勃发现了恒星的红移现象,这表明恒星们正频频挥手向我们告别;同时,也暗示人类,宇宙曾经经历过一次爆炸,爆炸以后势必马上就会膨胀,这种情况就象吹大一个气球。但是,我们还是搞不清楚宇宙是怎样开始的,因为我们有可怜的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那种不屈不挠的探索精神。发现了大爆炸还是不能说明根本问题呀:那么,爆炸之前宇宙在干什么呢?换句话说可以有一连串的问题:爆炸的力在哪里?宇宙这个大气球是谁吹大的?它的气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吹成象气球那样的圆形?后来又会怎样?等等。

  是的是的,从前你猜想的不错,这个气球原先是上帝吹的,上帝有的是气,上帝喜欢圆形嘛,接下来怎样上帝自有安排。上帝的工作效益征服了大多数心灵,上帝的创世说是神学中最了不起的光辉篇章,上帝既创生又自我牺牲的精神使基督教看上去厚德载物、宏观而美丽,人们只有匍匐于地感激涕零。

  宇宙和生命的迷,是创作宗教的原因。就象三下敲门的声音,是贝多芬创作命运交响曲的动机。这个宇宙时空呵是上帝的留言板,上面写满了上帝的自由格言,粒子们只是一组组单词。

  量子引力大师霍金教授却把宇宙的神圣性,惊天动地般拖回到了宇宙的物理性里,从而有关于宇宙和生命的一切棘手问题都有可能会迎刃而解。霍金真是胆大包天,他不但重重地敲破了天堂的门,他是舍得一身剐,敢把上帝拉下马,并且他还在上帝的宝座上用粉笔画了一个圆,吩咐清洁工仔细消毒。霍金的壮举让我们大家都惊呆了,现在你知道你猜错了吧?这个我们用吹气球的行为来打比方的宇宙不是上帝吹大的,而是正负引力子和它们所遵守的不确定性原理吹吹吹大的呀。

  第一本书上讲,上帝用六天时间造天地万物人,似乎不大可能。这样算起来宇宙历史大概有8000年或者13000年左右,似乎不大可能。考古研究总有所发现。譬如云南蔡地废墟,这个地方告诉了人们一个同样是惊天动地的消息:在五亿三千万年前的寒武纪,生命可能有过一次大爆发呢(现在又在南京地区发现了六亿年前的地衣化石)。

  如果说宇宙万物是上帝创造的,那么,上帝应该比宇宙万物大。至少宇宙万物比上帝的一只以上的手要小,不然他造不起来。在宇宙宏观大尺度下,地球也许比夸克概念还小,耶酥基督降生在夸克里,变成比夸克还要小得多得多的智慧生物(至少要比地球小于百亿分之一),道成肉身,与悲壮而无助的以色列人同甘共苦,似乎不大可能。不知道基督教学者有没有丈量过或者解释过这两种一大一小的尺寸能不能同时合理地存在?基督教认为上帝是万能的,上帝可以用精神到夸克里去旅行去吃苦。不对!新约圣经里有一句宣传用语: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钻到地球夸克里的不是上帝的灵念,恰恰是庞然大物的上帝本身。所以,上帝创造宇宙万物的定论,在我看来是悖论。

  哲学可能是想说,宗教是人类恐惧的产物。人恐惧谁呢?表面上看人恐惧大自然(这种情景在荒凉的西奈半岛上尤其突出),实际上人在恐惧自己,恐惧自己的心,恐惧自己的短命,恐惧自己心中的道德。所以人就造出一个上帝来,以此来镇压自己的心;到了新约后,基督教主要的是用来镇压他人的心,是为了加强全人类所共有的专制思想。不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泥土造人,而是亚当夏娃们按照自己的形象用木头造了上帝。人类的心灵比上帝大,比宇宙宏观大。再重申一次: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但是,创造了万能上帝的人类,自己却非常的无能。他不能够随心所欲地去他想去的地方,比方说天鹅星座或者蚯蚓的细胞里,都去不了。他也不能够随心所欲地去支配使用道德资源。

  我们来看看霍金的精彩描述:蚯蚓的大脑是现时最卑微的大脑,但它仍然超过我们的电脑。换句话说,我们所发明出来的令我们喜形于色的电脑,比一根蚯蚓的大脑还简单。在宇宙面前,我们很无能,我们甚至连蚯蚓的脑子都复制不出来。我们能改变宇宙么?我们能改变宇宙的规和律——道德么?不能吧?

  6.

  但勿庸置疑,史蒂芬•霍金却是自爱因斯坦以来最杰出的科学家。

  霍金认为广义相对论不能够解释宇宙的终极真理,但人们总要给宇宙安排一个开端。人们的思维给地球宠坏了,总有许许多多的非分之想。霍金身上那为数不多的健康器官之一—大脑,就有许许多多的非分之想:用研究微观粒子相互作用力的思想即量子力学思想去研究宏观的宇宙真相,也就是新生的量子引力宇宙学或称量子引力论。通俗讲,那就是用最小的尺度去测量空间-时间的最大的尺度,霍金大胆地提出了宇宙(空间-时间)有限无边的理论,霍金可能还预言了大爆炸和黑洞的因果关系。霍金的研究获得了最高科学领域的共识,霍金的研究解开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最苦恼的宇宙情结及其生命情结:宇宙从何而来、我们从何而来?宇宙是怎样开始的?宇宙又会怎样结束?生命是怎样开始的?生命又会怎样结束?而这些问题的核心主题就是宇宙的开端。

  人们在谈论霍金的时候常常引用一个公式,那就是:从霍金不幸生了什么什么病(运动神经病)一直到霍金竟然写了一本如何如何了不起的书(《时间简史》)等等。霍金本人很讨厌这个公式。其实,霍金教授大可不必介意,我相信大多数人是出于对引力大师的崇敬所然,这种敬意是神圣的,用艺术对比手法(介绍霍金的公式)来表达这种敬意更是深刻而神圣,就象我用“一点儿也不同情霍金”这个句子来表示我对大师的钦佩一样。

  我们钦佩霍金的聪明才智,更钦佩霍金不懈奋斗追求真理的精神。

  当今世界物欲纵横。有的人简直是物欲专家,豪华住房拿了一套又一套,国家地皮卖了一块又一块,高档轿车换了一辆又一辆,巨额赃款存了一笔又一笔。圣雄甘地曾说,地球能满足我们的需求,但不能满足我们的贪婪。我们所贪婪的对象全都在地球上,也就是说,所有的财富都在地球上。而地球在宇宙宏观看来,只不过是一粒比灰尘还要小的灰尘。面对宇宙宏观,我们的地球是那样的渺小。但我们的心胸却是那样的辽阔,我们发现了膨胀,我们穿越深远的时空,发现了几百亿年前那个开端处的奇点(我们的生命如此地短暂,而我们却动不动地经常与百亿年的宇宙单位的过去对话)。霍金的世界观是如此地辽远,可他也住在房子里嘛,并且迄今为止也没听说过他在炒房地产。我猜想他老人家只会戴着眼镜拿着放大镜,对着宇宙奇点端详个没完。大师呵,请告诉我,那里有什么?可怜的霍金好不容易摘下眼镜,擦了擦汗,叹了口气,用手指在萤屏上比划个没完,意思可能是说:

  那里什么也没有,就是太热。

  霍金的研究成果是人类极其宝贵的财产。且不谈霍金理论对人类未来命运所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单就人文精神坚强意志智慧道德层面上来讨论,也是当今世界最热门的重大课题。 有人说,霍金理论是童话科学,是的,整个宇宙都是“童话科学”所观察的对象,霍金可能给我们讲了一个宇宙童话故事:“从前呵,有颗很很小小的核桃核,密度无穷大,圆曲率无穷大……”。无论城市花园还是中东战场,在它们上空,宇宙的灯,热烈而卡通。

  特别是霍金的宇宙不确定性原理,实在是一个奇妙的“童话原理”。该原理让上帝坐立不安于是乎主动请缨换岗,该原理让我们欢欣鼓舞。原来康有为变法不一定非要失败不可;原来人类的第一枚骸骨不一定非要掩埋在非洲大陆不可;原来宇宙历史可以是这样,也可以不是这样;而宇宙的形状它可能是一张膜,也可能是一个球;而宇宙的行为它可能会这样转,也可能会那样转,可怜的宇宙它也可能不转。因为它是不确定性的。宇宙不确定性原理,是一种多么奇妙的原理呵,在这个大统一的理论下,时间可能不会倒退,因为物质粒子们都在不确定性原理中随机分解或者组合,它们没有理由会服从统一指挥、于是乎齐刷刷倒退回去呀。时间倒退,岂不成了一种有序确定性行为了么?光也不一定不会弯曲呀,光在强大的物质能量面前,不得不低下它那耿直的头,就象毛线上的绒,都被乖乖地弯曲在一根根主线上。我们知道,任何东西都不能从黑洞的事件视界之内逃逸出来,何以黑洞会发射粒子呢?量子理论给我们的回答是,粒子不是从黑洞里面出来的,而是从紧靠黑洞的事件视界的外面的“空”的空间来的!我们可以用以下的方法去理解它:我们以为是“真空”的空间不能是完全空的,因为那就会意味着诸如引力场和电磁场的所有场都必须刚好是零。零加零也还是零。

  受零的启发,我要明说一件事,根之本事:宇宙从宇宙来,从其自身的不确定性原理而来。

  ——这就是关于宇宙开端的故事,并且这个故事又和道德起源扯上了关系。我们有理由相信,宇宙世界的所有现象,其实都是一种道德,都是无穷种类里面的唯一一种规和律。因此,宇宙的任何一种规和律,我们都不可以去反对。我们只能看宇宙,从而想办法让我们的行为去符合它。不过,我们现在看宇宙用不着太好奇。咦,宇宙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呵,不要。我告诉你们,宇宙至所以是我们现在所看见的这个样子,是因为宇宙刚刚碰巧正好是现在这个样子,况且,我们所看到的宇宙的这个样子,也许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呢?我们所看到的,可能是我们所没有看到的,我们看宇宙,可能和蚂蚁看泰山是一个样子呢。

  这真是奇了怪了:霍金的宇宙不确定性原理是什么鬼原理呵?居然解释了开端问题?原来宇宙不过是在简单地并且不间断地做着加减法而已。所以我们说,我们不是被选择了,而是被侥幸了;我们捡到了一枚存在,并且还巧遇了一袭生命,我们仅仅是随机性产物。所以我们说,我们要珍惜生命珍惜爱情珍惜道德珍惜环境。 所以我要说,霍金对我们炎黄子孙也情有独钟。

  下面我们宣布:

  为了一块馅饼,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笑容,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平等,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精彩,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国家,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家庭,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尊严,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个掌声,我们来到世上;

  为了一朵阳光,我们来到世上;

  总之,为了一床真善美童话,我们来到世上——这是世界的真相。那么,史蒂芬•霍金的宇宙不确定性原理,实在是让我们真真切切重新认识了宇宙和自我。原来地球是宇宙不确定性原理白白赐给我们的一块馅饼,人们习惯上称这块馅饼为蛋糕。

  苏州观前街上黄天源里的青糰子很好吃,像童话及地球一样好吃,每年的清明前后有,一元一只。但请不要给偶像吃(第一章结束)。

  权益所有,不得抄袭

标签: 打比方的句子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